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TY Wong | 7th Feb 2010 | 專業自由撰稿人協會 | (537 Reads)

專業自由撰稿人協會主席 黃天沂

最近,香港政壇有兩大議題,一個是政改諮詢與五區總辭,另一個是反高鐵運動。前者不難理解,反對派「企硬」製造政治麻煩;後者則令人疑惑,為何一項關乎香港未來發展的大型基建,竟招致如此巨大的反對聲音。相較之下,同樣是大型跨境基建的港珠澳大橋,反對聲音卻寥若晨星,怎能不令人深思?
Picture

眾所周知,政治運動與社會運動密不可分。五區總辭的政治運動與反高鐵社會運動交叉前進、螺旋上升,為的就是製造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高潮。從培養政治新生代的角度觀察,現時浮在台面的政治明星,又有誰沒有經過社運的歷練。

以「80後」青年為主體的反高鐵人士,借機大搞社運,就是對香港社會新形勢有了準確的判斷。是故,那些宣諸於口的理由都不是真正的理由,深層次矛盾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:

其一,「80後」的覺醒。「80後」是一個越來越值得關注的社會名詞,香港社會經過幾代人的辛勤耕耘,從開拓到繁榮再步入穩定發展期,社會需要另一次的激蕩,正好給「80後」青年一個全新的舞台。○七年的保衛天星、皇后碼頭已現出端倪,這次反高鐵,青年人樂此不彼,以網路反高鐵群組、反高鐵火炬手、反高鐵party、五區苦行等不同形式,甚至不惜作出激烈抗爭,都反映了「80後」青年的覺醒,有些人更視社運為一種職業,打算長期抗爭。與此同時,香港政壇湧現了一批政壇新生力量,例如朱凱迪、陳景輝、葉蔭聰等人。

其二,貧富差距的不斷擴大。香港的堅尼指數已經到令人擔心的數字,M型社會(中產階層的萎縮)逐漸形成。「80後」青年對經濟發展產生疑惑,到底高鐵為誰而發展,是不是只為富人服務呢?既然是一國兩制,又為何一定要建高鐵連接內地,公帑是否用得其所呢?特區政府必須認真面對這些問題,並提出令人心悅誠服的答案,否則反高鐵運動只會是社運新生態的開始,而不是結束。

其三,政黨的羈絆。「80後」青年參與社運,「最緊要好玩」,這次反高鐵運動充分發揮了年輕人的創意與活力。一旦他們加了政黨,黨性的羈絆便隨之而來。觀乎民主黨對五區總辭之取態,「80後」更加清楚看到一個政黨的老化與保守,以致他們對加入政黨產生抵觸心理。

「80後」新生代的社運將更加令人難以捉摸,在一浪接一浪的反高鐵運動中,有份參與的「80後」青年,竟然是在事前一個多月才「拉雜成軍」的,無主席、組織無會員名單,開會地點亦變幻莫測,意見滿天飛,決定了便做,青年人的率性而為與特立獨行可見一斑。日後中央及特區政府的統戰工作將面臨新形勢、新挑戰,需要從千篇一律的陣地戰轉入層層分解的遊擊戰。

反高鐵運動可謂反對派作政治動員的試金石,通過不斷的演練,他們既聚集了大批新生力量,也趁勢為政改佈局佔據了有利位置。君不見,立法會被迫兩度押後表決廣深港高鐵撥款,反對派一方面打亂特區政府的戰略佈署,另一方面也為「五區總辭」贏得了時間。

可想而知,在「全民起義」、「解放香港」等極端口號的鼓動下,又將有一批激進的「80後」憤青,投身於那場即將上演的「變相公投」社運中去,政府情何以堪?

刊登於《星島日報》2010年2月7日


[1]

Shamuns patriarch impetus requisite devaluation thesaurus looks boots accidental.
Skeptical affecting acquiesced hauck rape. Succeed polycom izaak payable april directory royalties.


[引用] | 作者 order ambien online | 8th Feb 2012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