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TY Wong | 23rd Apr 2009 | <黃天沂>時評 | (141 Reads)

自香港回歸祖國後,港深合作的議題就開始彈奏,但是彈了十幾年,進展緩慢,局面還沒有完全打開。港深合作屬於城市與城市之間的合作範疇,推而廣之,就是粵港之間的區域性合作,更進一步,關乎香港與內地的全方位合作。可想而知,港深合作舉步維艱,其他層次的合作關係也制肘重重,難以取得突破。
Picture
清晨的港深河套區,發展後將成絕響。

土地供應有限

以港深教育合作為例,智經研究中心剛剛公布了一份研究報告,指有超過八成深圳家長,有意送子女到本港升讀大學。智經的數據亦顯示,二○○一╱○二年度的兩地跨境學童只有三千四百九十人,及至○八╱○九年度,已經急增百分之六十八至六千八百六十九人。

暫且勿論兩地學制銜接與跨境交通安排等問題,一旦大批深圳學生來港就學,興建校舍的土地從何來?由是觀之,港深兩地教育合作的難點,還在於土地供應的問題。於是,大家不約而同地把目光投向了橫跨港深的河套區。

可惜的是,港深兩地政府對河套區的用途,至今仍未能達成共識。有說用作邊境工業區,吸引工業回流;有說用作科技園,發展硅谷;還有一個版本,就是將其發展成為教育樞紐。

去年四月十四日,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首次承諾,會考慮將新界東北新發展區、香園圍(內地稱蓮塘)與落馬洲河套區三塊土地合併發展,其中河套區有機會發展為教育樞紐。再聯想到二○○七年的施政報告,行政長官曾蔭權當時提出「強化區內教育樞紐的地位」,並承諾「以象徵式地價批撥若干幅全新土地,作興建新國際學校或供現有學校擴充之用」。兩段說話一經重組合併,在河套區發展教育樞紐,似乎是當局一早已打好的腹稿。

眾所周知,本港土地寸土寸金,特別是市區土地屢創拍賣成交價的新高。在此情況下,除非政府可以無償或以極優惠條件撥地,院校恐難承受高土地成本,以拓展更大的校園空間。一言蔽之,香港發展教育樞紐的最大瓶頸就是撥地問題。

另一邊廂,深圳急需發展與世界接軌的高等教育,以及興建更多高水平的大專院校。目前,深圳正在全力建設的南方科技大學,就是為了彌補這個空白。港深兩地近在咫尺,以香港在高等教育的豐富經驗,可堪深圳借鏡。

缺乏溝通機制

既然港深兩地在高等教育領域,都有同樣的發展訴求,為何不盡早攜手合作呢?筆者認為,河套區就是港深兩地教育合作的最好結合點。教育是名副其實的「無煙工業」,人才由始至終貫穿於整個「工業」鏈條之中。河套區的教育樞紐既成,就可以發揮人才硅谷的作用,吸引全世界優秀學生匯聚於此,造福港深兩地。

河套區的發展問題之所以存在膠著狀態,證明港深兩地政府缺乏有效溝通機制,否則,怎麼會讓一方連接深圳與香港的寶地丟荒多年,從而白白喪失兩地共同發展的機會。照理說,河套區是港深合作的一個最佳力點,發展好了,就是港深合作的成功示範區。如果兩地政府連小小河套區都心存芥蒂,蹉跎歲月,還談什麼更大範圍的粵港合作呢?

新論壇傳訊主任,本文僅代表個人意見

信報財經新聞 P15 |  時事評論 |  By 黃天沂  2009-04-23


[1] 成功爭取

2009/04/28【商報專訊】記者趙婉嫻報道:本港與深圳政府昨日舉行第三次專責小組會議後,雙方正式簽署使用意向書,確定將河套區打造為「以高等教育為主,輔以高新科技研發設施和文化創意產業用途」,並將其餘8塊過境土地的使用意向,定為綠化地點、生態公園和人工濕地,預期雙方6月可推展綜合研究工作,在河套區及區外鄰近土地進行技術性評估,料明年初可展開公眾諮詢。雙方也決定蓮塘/香園圍口岸工程將於2013年共同展開,預期口岸不遲於2018年投運。

TY Wong
[引用] | 作者 TY Wong | 28th Apr 2009 | [舉報垃圾留言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