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TY Wong | 4th Apr 2009 | <黃天沂>時評 | (108 Reads)

這是一個大時代。具體而言,將從一個美元強勢的大時代,轉而進入另一個人民幣崛起的大時代。大時代需要大思維。

近年來,中國的貨幣政策正朝著大格局進行調整,動作頻頻。為推進人民幣區域化的步伐,中國自去年底以來,已先後與韓國、馬來西亞、白俄羅斯、印尼等國簽署雙邊貨幣協定,互換規模數以千億元人民幣。項莊舞劍,意在沛公。國家積極進行人民幣區域化嘗試,除了要令其逐步成為國際貨幣,甚至將來取代美元成為國際流通的儲備貨幣,未嘗不可。
Picture

人民幣逐步「走出去」

至今,美元仍然是最重要的國際儲備貨幣,例如中國就持有超過七千億美元的國債。當大部分的雞蛋都放在同一個籃子裡時,中國政府豈能不擔心?對此,溫家寶總理在月初的兩會上表達了擔憂之情,強調中國外匯儲備經營的第一原則是防範風險。照此思路,推動國際貨幣多元化,既有利於中國分散投資,也是順勢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的當務之急。

人民幣要成為國際貨幣,就必須真正「走出去」。這是人民幣扮演本區域的結算貨幣、投資貨幣和儲備貨幣之客觀要求。然而,在未來一段長時間,相信人民幣依然不能自由兌換、自由進出內地。因此,中央利用香港這個得天獨厚的國際金融中心,落實人民幣結算中心,將是人民幣「走出去」的最佳平台。

從CEPA 到個人遊,從尚未開出的港股直通車,到正在籌劃的人民幣結算中心,內地經濟的強大磁性,在貿易、旅遊及金融等領域,全方位吸引香港的積極參與。香港與內地的合作理應是互利雙贏,不幸的是,最後出來的效果,卻都給人以中央「挺港」、「送大禮」的印象。究其原因,實在與特區官員的消極被動、拙於「內交」,有莫大關係。

港貿易應漸「除樊籬」

面對席捲全球的金融海嘯,香港金融業未能獨善其身,人民幣結算中心如能順利落戶本港,無疑注入了一劑強心針。雖說信心大過天,但必須指出的是,人民幣結算這門「生意」屬於長期投資,短期未必即時見效。再者,人民幣在境外結算,始終涉及國家金融安全的問題。這方面,香港的金融監管絕對不能只是「三腳貓」功夫。「一國」下的香港,利用「兩制」的獨特優勢,為國家金融貨幣的進出,築起堅不可摧的防護罩門,意義重大。

以營商角度看,在港貿易以人民幣結算,對內地及香港的進出口行業都會有正面的影響。日後,一旦人民幣可自由兌換,所謂人民幣結算中心,將不再是香港的獨家「生意」矣。屆時,香港金融體制上的那道「聯繫匯率」樊籬,又該何去何從呢?

隨著美元日益積弱,人民幣逐漸崛起,夾在兩者之間的港元,如何進行取捨,形勢變得越來越迫切。特首曾蔭權終於就聯繫匯率制度打破沉默,提出港幣與美元脫鉤,轉而與人民幣掛鉤的可能性,但前提是「人民幣可自由兌換」。脫鉤與否,跟人民幣的自由兌換捆綁在一起,這正是曾蔭權的精明之處。

因為人民幣自由兌換的主動權在於中央,香港不容置喙;而且,相信在未來一段長時期內,人民幣仍然不能自由兌換。

面對人民幣日益成為國際強勢貨幣的大時代,香港需要創新、求變的大思維。如果特區政府仍然緊守迂腐的思想與僵化的教條,視捍衛聯繫匯率為最大的任務,從而摒棄一切脫鉤、掛鉤的可能性,最終恐怕會錯失良機,後悔莫及!

大公報  A18 |  大公評論 |  By 黃天沂  2009-04-04


[1] Steroids

method prize soreness frequency result general weeks

Steroids | Steroids LinkedIn | Steroids Kaixin | RoidsMall Weibo | RoidsMall Mogujie

professional after medicine believe person books weights motion


[引用] | 作者 Steroids | 27th Apr 2012 | [舉報垃圾留言]